主页 分类 言情小说 曾许诺

第2章 第一章 我本楚狂人

曾许诺 桐华 9668 2018-03-03
神农国位于大荒最富饶的中原地区,是大荒中人口最多、物产最富饶的国家。 在神农国的西南,群山起伏,沟壑纵横,毒虫瘴气、猛兽凶禽横行,道路十分险恶,和外界不通,被视作蛮夷之地。这里居住着九夷族,九夷族的习俗和外面的部族大相径庭,十分野蛮落后,被神族列为最低等的贱民,男子生而为奴,女子生而为婢。 一百多年前,九夷族不甘人族的残酷奴役,一百多个山寨联合起来反抗,因为有恶毒的妖兽为九夷助阵,竟然令前去平乱的十几个神族大将铩羽而归,最后惊动了炎帝。神农族第一高手祝融主动请缨前去降伏作乱的妖兽。 云海中,一行十来个神将驾驭着各种坐骑飞驰。 放眼望去,九夷山连绵千里,在缭绕的云雾中,山峦叠嶂,峭壁耸立,一座座黛青的山峰,数数点点、远远近近、深深浅浅地漂浮在白色烟海中,一阵风来,忽而似有,一阵风去,再顾若无,犹如一幅水墨丹青。

一个瘦小的黑衣神将笑道:"没想到贱地九夷竟然有这般好风光,难怪说九夷贱婢容貌姣好,是人族豪门大户最喜欢用的奴婢。以前年年都有新奴婢,可被那头畜生一闹,九夷已经上百年没有进献过奴婢,听说如今一个真正的九夷贱婢都能换到一株归墟海底的蓝珊瑚。"归墟海底的珊瑚对人族而言只是斗富的物品,可对神族而言却是疗伤圣品,他说着话,眼神闪烁,显然另有打算。 他身旁的蓝衫男子提醒道:"别被眼前的风光迷惑住了,九夷山中多险恶,我们神族不怕猛兽凶禽,可恶瘴巨毒能侵蚀灵体,不能不防,榆罔王子的下属陶岳中了那头畜生布下的瘴气,至今灵力都未能完全恢复……" 当先而行的男子冷哼一声,蓝衫男子反应过来说错了话,立即噤若寒蝉。冷哼的神将长得颇为英俊,只是眉目间纠结着一股暴戾,让人不敢多看。他脚下踩着有大荒恶禽之称的毕方鸟,身上穿着一袭黑色战袍,胸前绣着一朵硕大的烫金五色火焰徽印,见此徽印就知道他是神农国的第一高手祝融,榆罔虽是王子,可祝融神力高强、兵权在握,向来不把榆罔放在眼里。

瘦小的黑衣神将叫黑羽,善于逢迎讨好,知道祝融心思,冷笑道:"不是瘴气毒物厉害,而是王子的手下们太没用!上百年连一头灵智未开的畜生都杀不死,还折损了好几员大将。这次祝融将军亲来,那畜生连明天的日出都休想见到。明日紫金殿上,将军把畜生的头往所有大臣面前一扔,还不羞煞榆罔!" 祝融眼中隐有笑意,却冷声斥道:"别胡说八道!我只是奉炎帝之命行事,你们都要全力以赴,等杀死了畜生,想要什么赏赐,我就给什么,区区的归墟珊瑚算什么?" 众位神将都喜笑颜开、高声谢恩。起先说话的蓝衫男子叫蓝阗,行事谨小慎微,说道:"九夷山高林密、地形复杂,那头畜生熟悉地形,十分善于躲藏,即使以神族的灵识都搜不到他,所以之前的神将们追杀了他上百年都一直没有杀死他,如果他不露身,往这上百座山里一躲,只怕我们一时半会压根找不到他。"

众位神将面面相觑,都看向了黑羽,黑羽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生怕祝融会问他计策。 不想祝融冷笑道:"我早已经想好对付他的方法,对付野兽,自然要用兔子布置一个陷阱,我们守着陷阱等畜生自己送上门。你们去把九夷族的壮年男子都抓起来,限畜生太阳落山之前出现,太阳落山之后,每过一炷香就杀掉十个男人,直到畜生出现。" 蓝阗满面惊骇,其他神将也神情大变,黑羽却谄笑着说:"果然是将军最英明!这头畜生是九夷的贱民放出来的,那就还是要用九夷的贱民收回去。属下听闻今日是九夷的跳花节,贱民们不行婚配之礼,却男男女女都要聚集到跳花谷,像野兽一样苟合,我们现在赶去,连抓人都省了。" 蓝阗结结巴巴地说:"神族不得滥杀人族,如果炎帝、炎帝知道了,可了不得……"

"炎帝能知道吗?难道你要去告密?"祝融冷眼盯着他。 蓝阗立即跪下,"属下对将军忠心耿耿。" 祝融冷哼一声,下令道:"我们就去看看贱民的跳花节。" "是!"众神齐声应诺。 九夷的深山中。 因为树太高,林太密,虽然外面阳光十分灿烂,可在这山坳中,恍如昏暝。九夷族的巫王跪在厚厚的腐叶上,面朝大山,神情恭敬。 他叩拜几次后,对着大山高声而呼:"百兽的王啊,请您倾听我的祝祷!" 野风阵阵,山涛澎湃,没有回应。 巫王也早习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兽王,没有人知道他是猛虎,还是巨熊,他们只是世世代代坚信他的存在。巫王神情悲凄地说:"百兽的王,您赶紧逃吧!炎帝派了火神祝融率领神将来杀您,祝融是神农族第一高手,听说他掌管天下之火,一个火星就能摧毁一座城池,从神到妖,没有一个敢冒犯他,您也难以抵挡,赶紧逃吧!"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一堆野果山栗砸在巫王身上,打得他额头流血。 "吱,吱,呲,呲……"几只猴子吊在树梢上荡来荡去,一边凶神恶煞地龇牙咧嘴,一边砸巫王,显然在赶他走。 巫王却不躲不闪,反而跪行了几步,用力磕头,哭泣着说:"百兽的王,您本在山中自由来去、无拘无束,我们九夷是贱民,本就该男儿为奴、女儿为婢。一百年前是我们痴心妄想,才把您拖入了这场滔天大祸,如今神族对您震怒,派火神祝融来诛杀您。祝融神力无边,可以让天倾倒、地塌陷,传说九百年前东海边的浮玉山出了一个妖龙,领着上千个小妖怪作乱,炎帝派了一百多个神族大将都没能降伏妖龙,才刚成年的祝融请求出战,竟然一个地火阵就把所有妖怪都烧成了粉末。"

巫王怕兽王听不懂,不惜冒着亵渎兽王的罪孽,说道:"您生在深山、长在深山,不明白真正的神族高手的厉害。如果把您比作山中最凶猛的虎豹,这次来的猎人就是世间最厉害的猎人,您要知道再凶猛的虎豹也斗不过本领高强的猎人。百兽的王啊,求您离开九夷吧,我们自己愿意为奴为婢,我们愿意供人驱使奴役……" 他苦口婆心地哭求,猴子们却依旧无知无觉地快乐戏耍着。 巫王又磕了几个头,踉踉跄跄地向林外走去,四个壮年男子急步上来,扶住他,"巫王,兽王走了吗?" 巫王说:"我已经讲得很清楚,我们不要他的庇佑了,请他离开。" 四个男子的脸色都晦暗下来,巫王说道:"你们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来诛杀兽王的神可是火神祝融,天下有谁敢和火神作对?难道你们真想我们九夷的兽王死吗?"

四个男子齐声说:"宁可我们死,也不能让兽王被神族杀死。" 巫王点点头,"昨日,我已经派巫师带着一百名男子和一百名女子去给山外的贵族们进献奴隶,听闻炎帝十分仁厚,只要我们不再作乱,肯定会宽恕我们的罪孽,放弃诛杀兽王。"他强自振作了一下精神,拍拍四个小伙子的肩膀,含笑说:"今天是跳花节,你们可都是九夷的勇士,各个山寨的姑娘都等着你们,快去跳花谷见自己心爱的姑娘,多生几个小勇士!" 四个男子虽然勇猛,却从未去过山外,九夷族又天性单纯,听到巫王吩咐,他们都放下了心事,彼此推搡着,说说笑笑地赶向跳花谷。 跳花节,四月八,正是春浓大地,山花烂漫时。 跳花谷中,满山满坡都是五颜六色的鲜花,盛装打扮的姑娘们藏在花树下唱着山歌,寻找着情哥哥;男儿们或三五成群站在岩石上与伶牙俐齿的姑娘们对着山歌,或独自一人站在花树下吹着芦笙;还有已经情定了的男男女女手牵着手,躲在鲜花丛中窃窃私语。

西斜的太阳照耀着美丽的山谷,温柔的春风吹送着鲜花的芳香和烈酒的醇香,山坡上有美丽的姑娘、强壮的汉子,他们唱着热情的山歌,吹奏着欢快的芦笙……山谷中充满了欢乐,似乎连枝头的小鸟都在笑跳起舞,没有人知道欢乐的山谷即将变成血腥的屠宰场。 突然,四面腾起了火焰,欢乐的人们毫无准备,只能惊惶无措地躲避着火焰,渐渐地,人群被逼迫到了一起,火焰聚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圈,喷吐的火焰就像是红色的栅栏,把所有人都关押在了烈火监狱中。 几个勇士不甘地冲向火焰,可火焰却像活得一般,缠绕住他们的身子,他们被烧着,发出凄厉的惨叫,软倒在地上,却怎么打滚都无法扑灭火焰,被活活烧死。 人群惊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祝融驾驭坐骑,从天而降,不屑地看着火圈中的人。 祝融对着群山说:"畜生,限你日落之前赶到我面前,否则每炷香就死十个贱民,直到九夷灭族。"他的声音如雷一般一波波传开,山鸟惊惧,走兽奔逃,寨子里的人们都痛苦地捂着耳朵蹲在地上,浑身软绵绵地提不起一丝力气。 一个九夷勇士挣扎着爬起,怒吼道:"兽王已经离开了,你休想用我们要挟兽王!" 祝融冷笑一声,"我先杀了你们这些贱民、暴民,他若逃到天边,我就到天边去取他首级。" 四个最勇敢的九夷勇士浑身颤栗,双目充血,看看火圈中的族人,再望望莽莽大山,竟然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盼着兽王出现,还是盼着他不出现。 太阳渐渐西斜,越变越小,往日这个时候,寨子里家家炊烟,户户笑语,可今日只有沉重的喘气声。渐渐地,喘气声都越来越小,众人都屏息静气,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太阳慢点走,让族人多一分活着的生机。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在消失,祝融冷哼,"果然只是一头无胆的畜生!"他挥了下手,示意杀掉十个人。 黑羽上前,祝融和其余神将都暗暗提防,如果畜生真是九夷供奉的神灵,这是他最后的救人时机。 黑羽缓缓举起了刀。火圈外的神、火圈内的人都在屏息静气地等待,整个山谷中没有一丝声音。 刷- 随着刀光,十个人头齐刷刷地掉在地上。 "你是神吗?就是恶魔也没有你凶残!"鲜血刺激了人群,人们忘记了对神的畏惧,凄声咒骂,又哭又嚷。 祝融失望地看着四周的大山,戒备松懈了,看来畜生毕竟是畜生,无情无义,并不会冒死来救人。 又过了一炷香,祝融对黑羽点头,黑羽再次走向火圈,刀光闪过,又是十个人头齐刷刷地落地。 "跟他们拼了!" "求求您,您是尊贵的神啊!" 男子们愤怒的咒骂,女子们悲伤的哭泣,此起彼伏,响彻山岭。 又过了一炷香,祝融已经连看都懒得看了,只一心盘算着畜生会逃往哪里。 黑羽再次走近火圈,几个壮年男儿把站在外围的女子拉到身后,自动站成一排,恰好十个人,虽然脸上是视死如归的平静,眼睛却怒瞪着黑羽,诉说着绝不屈服。 黑羽心头一颤,咬了咬牙,挥刀要砍,扑通一声,突然就没了影子,只看地上裂开一个黑黢黢的地洞。 蓝阗和几个神将急忙上前查看,地洞又窄又深,火光难入,几只穿山甲探了探脑袋,哧溜一下又缩回了地洞。 "黑羽?" "死……死了!"语调奇怪,似乎不会说话,两个短短的音节都说得艰涩难听。火圈里的人群却在欢呼,"是兽王!""兽王来了!" 祝融急怒下,一掌推出,一团赤红的火焰呼啸着飞进地洞。 "啊!"凄厉的惨叫,听着竟是十分耳熟。 蓝阗借着火光,看到地洞里好似趴着个人,他的神兵如意鞭变得无限长,把人缠了上来,是一具已经被祝融的雷火烧得焦黑的尸体。 "是、是……黑羽。" 众位神将面面相觑,祝融这才反应过来中了畜生的狡计,而此时地洞里的畜生早已逃走,激怒下,祝融抬掌就想杀死火圈里剩下的贱民。一个女子尖叫:"您说过只要兽王出现就放过我们,兽王已经出现了!" 祝融虽然脾气暴躁,残忍好杀,却向来自视甚高,从不出尔反尔。一腔怒气无处可去,他暴跳如雷,朝天怒吼,"畜生,我一定要亲手割下你的头颅,挖出你的心肝!"硬生生地改变了掌力,火焰砸向地洞,轰一声地洞塌陷。 蓝阗凝视着脚下,分析着刚才的一幕。只怕他们刚到九夷,畜生就在暗中观察他们。当二十个九夷人被杀后,贱民又哭又骂,声音嘈杂,他们认定计策失效,懈怠下来,这头畜生就驱使穿山甲把陷阱打通。黑羽掉下后,和畜生敌暗我明,怕遭暗算,不敢出声,畜生却故意出声激怒祝融,借刀杀人。如果祝融神力弱一点,也许黑羽还来得及解释,可祝融神力太高,只是一瞬,已经夺去黑羽性命。 这头畜生果然狡猾狠毒,如今让他逃了,不可能再拿人质逼他出来,这连绵千里的九夷山就是畜生的家,他们神力再高,也如大海捞针。 众位神将都面色沮丧,生怕被祝融责骂,祝融却闭目了一瞬,指着西南方向说,"畜生逃向那边了,我们追!他藏身地洞时,身上沾染了火灵,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一群神将立即精神一振,畜生的修为和祝融相比天壤之别,唯一的优势就是熟悉地形,善于藏匿,此时他无法躲藏,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切庇护。 祝融对神将们下令:"你们佯装不知,四处追击,让他继续逃。我去前面静候他,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论他是妖是魔我都要让他好好尝一下被炼火慢慢炙烤的滋味,等他痛哭着求饶时再割下他的头颅。"祝融兵权在握,连王子都让他三分,今日却被一只野兽玩弄于股掌之间,不亲手杀掉他,不足以泄恨。 "是!"众神齐声应诺。 祝融收敛气息,驾驭毕方鸟,悄悄赶往前方,拦截畜生。 他落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两面绝壁,直插云霄,即使是神族,如果不借助坐骑都难以翻跃,只前后两条小道,看似堵死了前后就无路可走,但悬崖上藤葛茂密,长长短短的藤条犹如绿色珠帘一般参差错落地垂在山间。 祝融凝视着所有的藤条,冷冷一笑,双掌齐舞,手指轻弹,无数点火星飘出,犹如萤火虫般徘徊飞舞在藤蔓间,渐渐消失不见。 他布置妥当后,隐身密林,静候畜生到来。 畜生的行动十分迅捷,不过盏茶工夫,就有微不可辨的声音传来。祝融凝神细看,只看树林间,一只全身长毛,体态魁梧,似猿非猿的东西奔跃而来。 祝融还想等他接近一点再突然发难,可畜生蓦然停住,戒备地看向祝融躲藏的方向。祝融神力高强,收敛气息后,即使神族高手也难以察觉,可这头畜生却似乎光凭鼻子嗅一嗅,就能嗅出危险。 既然已经被发现,祝融也不再躲藏,走了出去。 畜生龇牙咧嘴地怒叫,张牙舞爪地冲过来,力大无穷,有撕裂猛虎之势,可是他遇见的是火神祝融。祝融轻弹中指,几团火焰飞出,畜生居然也有灵力,幻出几片绿叶把火焰挡住。 趁着火势被阻,畜生突然向上高高跃起,抓住一根藤条向上方荡去,转瞬间又抓住了另一根更高的藤条,只要再几荡,他就能翻越峭壁,消失不见,而祝融还要召唤坐骑,这里又满是荆棘藤蔓,巨大的毕方鸟只怕连翅膀都难以扇动。 "吼吼-吼吼-"畜生在高空,对祝融龇牙咧嘴,也不知道是在做鬼脸,还是在嘲笑祝融。 祝融冷冷而笑,"畜生毕竟是畜生!"话语未落,藤条上窜出几点萤火,化作火蛇,缠住畜生,烧着了他身上的长毛。 悬崖上垂下的藤条都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藤,畜生再不敢抓藤条,跃回地面,疯一般急速奔逃,比猎豹更迅捷,是神都难以企及的速度。可黑暗的山林中,他身上的火光犹如太阳一般耀眼,根本无处可藏。 祝融哈哈大笑,不急不忙地追在他身后,"你用计来戏弄我,我就也让你尝尝被戏弄的滋味。" 畜生边逃,边幻出无数绿叶,试图用灵力灭火,可祝融被尊称为火神,他的火岂会被轻易灭掉? 骨肉被炙烤,畜生痛得直拔身上的鬃毛,仰天嘶嗥,山林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嗥叫,各种动物都有。甚至立即就有鬣狗豺狼蹿出来,想要阻挡祝融,可连祝融的身都没近,就化为烤焦的黑尸。 祝融这才明白兽王的称呼并不是虚妄之语,这头畜生的确能号令百兽,难怪他那么善于藏匿,因为山林中每一只兽、每一只鸟都是他的探子。 畜生因为火光在身,无处躲藏,又因为疼痛,速度越来越慢,渐渐被祝融追上。祝融撒出他的法器化灵火网,把畜生兜了起来,满面笑意地催动着烈火,畜生在火网里凄声惨嚎,却野性难驯,居然不顾焚骨烧肉的痛苦,挣扎着将手从火网里伸出,去攻击祝融。祝融从没碰到在化灵火网中还敢反抗的神和妖,一时大意,被畜生的利爪抓到,手臂上五条长长的血痕。祝融大怒,一手反转用力,打断了畜生的手臂,一脚用力踩在畜生的小腿,点点白色的火从他的足尖涔入畜生的肌肤,未伤肌肤分毫,却把畜生的脚筋慢慢烧断。 祝融面容狰狞,嘶声说道:"我要把你的脚筋和手筋一点点烧断,再把你的骨头一点点烧毁,让你纵使化成灰都记住我祝融的厉害。" 畜生虎目暴睁,怒瞪着祝融,没有一点恐惧屈服。 祝融烧断了畜生一只脚的脚筋,抬脚踩向他的手腕,就这一瞬间,畜生猛然全身发力,用头为兵器,撞向祝融的胯下。 祝融全身皆火,可唯独那里还有其他重要使命,不可能修炼出火,他急急闪避,畜生借机在半空中一个翻滚,甩脱了火网,却似乎已没有太多力气,没翻多远,就重重坠向了不远处的草丛。 祝融追过去,"看你往哪里逃-"话断在口中。 畜生带着草丛陷入地底,等祝融赶到,已经不见畜生的踪影。 这是一个猎人捕捉黑熊的陷阱,里面有一只误入陷阱的小鹿,因为这几日山寨忙着准备进献奴隶,猎人没有时间来收取猎物,鹿的鲜血却引来了狼,它们不敢从上面进入,也不敢接近陷阱,就从侧面打洞进去偷吃。畜生竟然就利用这个人和狼无意中共同建造的地底洞窟又逃脱了。 "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祝融用神识搜寻,却发现再搜不到畜生,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残余的鹿尸被撕成了几块,这头狡猾的畜生深谙野兽和猎人的斗智斗勇,猜到祝融能在这里埋伏他,肯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指引着祝融,所以他像有经验的猎人用动物的尿掩盖人的气味一样,竟然将死鹿的尸体撕裂,边逃边用鹿血涂抹全身,掩盖泄露行踪的"气味"。 祝融的火灵千年炼造,风吹不散,水洗不掉,鹿血也绝对盖不住,但天生万物,相生相克,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也相克。畜生满身是血地在地底钻爬,全身就会被黄土包裹,浸染了鲜血的黄土恰恰克制住了祝融的火灵。也不知道畜生是懂得五行相克,还是误打误撞,反正祝融失去了畜生的踪迹。 祝融气得一掌击出,乱飞的火焰将身周的野草烧为灰烬。 蓝阗领着众神赶来,听到祝融气急败坏地咒骂要碎尸万段畜生,知道祝融又输了,都不敢多语。 等祝融怒气稍平,蓝阗问明情况后,说道:"畜生一只手受伤,一只脚的脚筋被烧断,即使逃也逃不快,我们仔细搜,一定可以追到他。" 祝融立即下令,搜遍每一寸土地,不放过任何异样。 如同蓝阗分析,畜生毕竟已经不良于行,逃跑过程中顾了头就顾不到尾,难免留下蛛丝马迹,虽然有复杂的地形做掩护,可追杀他的神不是一般的小神小妖,而是一群灵力高强的神将。 畜生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办法彻底甩脱他们。 不眠不休地逃了七天,畜生已经精疲力竭。因为一直没有机会休息,他身上的伤也越发严重,被祝融烧断脚筋的左腿疼得越来越厉害,每动一下,就犹如烈火在里面上跳下窜,炙骨的疼痛。 畜生仰头看看眼前的千丈峭壁,翻过这座山就出了九夷。他在很多年前去过那里,也许逃到那里就能甩掉后面追着他不放的神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拖着断腿向峭壁上攀援,往日几个纵跃就能翻越的山峰,如今却只能一寸寸地挪动。 他抓住了一块凸起的岩石,胳膊上气力已尽,手一抖没抓牢,滚落下去,幸亏被横生的树枝挡了一下,才缓住坠势。畜生往下看了一眼,几块滚落的石头砸到地上,碎裂开,他若摔下去,肯定也会粉身碎骨。 不知道是伤还是累,他有些头晕,恨恨地吐出一口血水,继续挣扎着向峭壁上爬去。 靠着一只脚、一只手爬到峭壁顶端,他已经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身体软软地趴在山崖上,大口地吸着气,只想沉沉睡去。 山林中有夜枭啼叫,野狼哀嗥,它们的声音表明有外来者,祝融他们又追上来了。 畜生用力支撑起身子,抬头看向对面的山崖,如果他的胳膊没有被打伤,脚筋没有被烧断,这么宽的悬崖他可以轻易翻越,可如今他全身是伤,连再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逃不掉了。 几百年间,他跟随着兽群无数次奔逃,已经看多了猎人如何捕杀他的同伴,在一次次生死挣扎间,他学会了各种各样求生的技能,可再凶猛的老虎只要受了伤,就能被猎人擒获。 他深吸了一口气,忍着剧痛爬起来,四肢垂地,却只有一手一脚能真正用力,犹如受伤的狼一般匍匐着前进,走到了悬崖边。 他宁可从这个悬崖跳下去粉身碎骨,宁愿血肉被母狼撕去养育小狼,也不愿毛皮被剥下,变成猎人地上的坐垫,头颅被割下,变成猎人屋子的装饰。 他仰头看向苍天,墨蓝的天上,一轮皎洁的圆月,当空而照。几百年间,他有无数同伴,死了一群又一群,丛林中,朝生暮死十分寻常,他从抢不到食物到今日统御山林,了无遗憾,可是这又是一个春天,让他狂躁困惑的春天…… 夜枭的叫声更尖锐了,他闭上了眼睛,纵身跃下。 随着身体的快速坠落,呼呼的风声从耳畔刮过,犹如一曲死亡的丧歌。也许因为失去了视觉,嗅觉异样灵敏,也许因为对生命还有留恋,空气中的每一种气味都能清晰地辨别:满溢的芳香,那是草木在开花繁衍;淡淡的腥甜,那是野兽为了哺育后代把猎物的尸体拖拽回巢穴;若有若无的奶香,那是才刚出生的小兽们的气味;还有一种陌生的味道无法辨认,顺着山风飘来,带着一点点清香、一点点暖意和一点点莫名的东西,让他的身体竟然焦躁发热。 他正困惑于山林里还有他无法辨认的气味,突然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传来,犹如银铃荡漾在春风中。他心头一惊,下意识地伸手,居然抓住了树枝,几百年早已形成的本能,身体自然而然地迅速一缩、一翻,挂在树上。 山涧中,怪石嶙峋,有一条潺潺溪水流淌,随着两侧山势的忽窄忽宽,溪水一处流得湍急,一处流得缓慢。一个青衫少女从山涧外走来,一手提着绣鞋,一手提着裙裾,垫着脚尖,在溪流中的石头上跳来跳去,她一边跳一边笑,粼粼月光就在她雪白的足尖荡漾,轻盈若水精,空灵似花妖。 那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山涧两边的崖壁上全是灼灼盛开的桃花,溶溶月色下,似胭霞、似彩锦,美得如梦如幻。青衣少女显然也是爱上了这方景致,蹲在溪中的大石上掬了掬水,忽地站起来,拔下发簪,散开青丝,解开罗带,褪去衣衫,光着身子扑通一声跳进溪水,像条鱼儿一般,在水里嬉戏游玩,一时潜入水里,一时跃出水面,一时就躺在水面上,哼着歌谣休憩,任由那满山涧的桃花纷纷扬扬地飘落,温柔地亲吻她的身体。 风中那股陌生的气息越发浓烈,一些莫名的东西让他的身体悸动、燥热、却又兴奋、喜悦。 夜枭的叫声越来越凄厉,祝融正循踪而来,畜生却恍恍惚惚,忘记了一切,眼前浑然天成的山涧月夜桃花图,犹如荒芜中的第一朵野花,大旱中的第一声春雷,让他心里一些陌生而熟悉的东西突然汹涌而出。 上百年来,每个春天,野兽们都会突然性情大变,不管他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一对对野兽在一起,这个时候,即使和他最要好的伙伴也会对他龇牙怒嚎,警告他远离,毫不犹疑地离弃他。他不解、困惑,孤独地跑来跑去,四处查看,却越看越糊涂,他不明白那只漂亮神气的小鸟为什么站在自己精心搭建的巢前,张着彩色的尾巴,对另一只鸟低声下气地啼唱,邀请它住进自己搭建的巢;也不明白那只奸猾吝啬的红狐狸为什么会把自己冒死从村子里偷来的鸡送到另一只狐狸面前,一边不停地把鸡往前推,一边谄媚地又叫又跳,乞求它吃鸡;更不明白那条独来独往的白色老虎,为什么为了保护另一只老虎,就敢和几只大虎决斗,遍体鳞伤都不肯逃离。 孤寂、迷惑中,他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一旦抓住他就会明白,明白它们为什么那么快乐,明白他自己是什么,明白春天的意义,明白自己为什么孤独,但无论他多么用力地探爪去抓,却总抓不住。 现在,他明白了,在这个生机盎然、万物滋生的春天,他就像山林中的无数野兽一样,看到一只母兽后,突然就明白了。 这个山涧中的少女,让他心灵中沉睡的一块苏醒。 他想把她抱到他树顶的巢,带到他山里的洞,像那只鸟一样啼唱着告诉她,他建造的巢穴是多么安全牢固,可以抵挡老鹰,可以保护她生的蛋;他想去捕捉最鲜美的兔子,奉送到她面前,把最肥嫩的胸脯咬下来给她,像那只红狐狸一样乞求她吃;他想围着山涧四处撒尿,在每一棵树、每一块岩石上都留下自己的气味,向所有野兽和猎人宣告这是他的领地,让她在这里自由的嬉戏捕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如果有人胆敢跨入他的领地,威胁到她,他就会和那只白老虎一样,与他们誓死决斗。 汹涌澎湃的念头犹如一道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天空,他懵懂荒芜的心骤然而亮。 春天,原来这就是春天! 他仰天对月嚎叫,悠长高亢的叫声令山中所有的野兽都畏惧地爬下,山林骤然死一般寂静,却惊破了山涧中的安详静谧。潭水中的女子抬头看向山崖。因为距离遥远,只看到黑色的剪影,一头似狼似虎的野兽站在峭壁顶端,身后是一轮巨大的圆月,它昂头而啸,就好似站在月亮中,每根鬃毛都威风凛凛。 许是远在谷底,女子不见怕,反而轻声而笑,张开双手拍打着水面,扬起了漫天绯红的桃花,荡起了缤纷的晶莹水花,合着野兽的啸声,在桃花与水花中翩翩而嬉,一时起一时伏,一时盘旋一时落下,犹如在为野兽跳一曲月下桃花舞。 畜生悲伤地凝视了她一瞬,决然地回身,跃下悬崖,拖着断腿,一瘸一拐地向着远离山涧的方向行去,一路之上不但没有掩盖行踪,反而时不时停下,侧耳倾听,确认祝融他们已经远离了山涧,正追着他的踪迹而来。 在这个山花烂漫、莺飞蝶舞的春天,几百年的孤寂困惑消失了,可在他刚刚明白美丽的春天该做什么时,却无法再活到下一个春天了。他所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不被伤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